正文:毕干谷 韦含亦 孙吻荟 蒋口漫 曹压妍 孙炮学
秀美

欧阳志远离开萧眉的家后,坐公共汽车回家。今天是周六,自己不值班。公共汽车在文化街停下后,欧阳走向文化街的古玩市场。自己的家,就在古玩市场的最西头。周末的古玩市场,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无数人都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情,拥挤在古玩摊位前,梦想检漏发财。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小地摊上的东西,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检漏的机会极少,过去的时候,还能见到一些真东西。自己从小就开始在这里溜达,虽然没有买到过什么国宝重器,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买了不少,那个时候,价格是很低的。由于龙海市靠运河很近,江南的很多东西,都能来到龙海。最让欧阳得意的是,自己在前几年,淘到了几把明代和清代名家的紫砂壶,其中就有一把明代大家时大彬的鼎足盖圆壶和四个原装配套的紫砂茶杯。现在,古玩市场上的明清时期的小玩意,比如白玉戒指、指环、扳指、耳环之类的东西,还是能经常看到的,特别是玉器,已经装满了欧阳志远家里的几个抽屉,过去花钱不多,但都是真东西。欧阳志远的父亲,欧阳宁静不光精通医术,而且还精通古董和卦象,这些知识,都被欧阳宁静,一股脑的灌输进欧阳志远的脑袋里。过去,每当日子过不下去了,欧阳宁静就带着志远在原来的老文化街,摆摊给人家打卦相面,来养家糊口。可怜一代名医,竟然被逼到不能糊口的地步。欧阳志远慢慢的向前走着,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一副清代白玉耳环。这幅耳环,就送给妹妹娜娜吧,娜娜在龙海中学上高三,今年就要考大学,小丫头又聪明又好学,成绩在整个高三级部,进入了前五名,重点大学估计没有什么问题。当他走到一个南方人的摊位前的时候,眼睛不由的一亮,一条由老天珠、松石、玛瑙、琥珀串成的项链,静静的躺在摊位的红布上。最让欧阳志远心跳的是,项链下面的吊坠,竟然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玻璃地阳绿老翡翠。这条项链,就混在很多的小件之中,看样子,摊主肯定把这个项链,当做老玻璃了。这种冰地艳绿翡翠项链,如果戴在萧眉那修长白皙、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上,更加能衬托出,她那高雅清灵冰洁的气质。欧阳志远慢慢的蹲下,强忍住内心的激动,不动声色的拿起另一件现代仿老的玉器,轻声道:“老板,这件货怎么拿呀?”欧阳志远故意装着不懂行的样子问道。摊主一见来生意了,看到的是一位年轻人,很外行的摸起一块仿古玉器,在用不太熟悉的蹩脚内行话问自己,摊主知道,冤大头来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在摊主眼角一闪,连忙道:“兄弟,您真是内行,眼力不错,你拿的这块古玉,可是我上星期,在一位老农民手里收的,老农民家里有病人,急等着做手术,等钱用,人家才卖的。”欧阳志远知道,摊主在编故事,而且还故意不马上说价,这家伙观察着,准备狠狠的宰自己一刀。欧阳志远连忙道:“老板,您说个价吧。”摊主顿时大喜,微笑着道:“看你年轻人不错,我500块收来的,加100路费,你就给600吧。”欧阳志远没有还价,伸手把那串翡翠项链摸过来道:“老板,我不给您讲价了,这串不值钱的玻璃项链,连这块古玉,一共600,您看行吗?”欧阳志远故意把那串玻璃地翡翠项链,当着不值钱的玻璃,丢在那块假古玉旁。这时候,一位身穿笔挺西装的中年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慢慢的走来,当他一眼看到欧阳志远丢下的翡翠项链,神情不有的一震,两眼顿时冒出贪婪的绿光。“玻璃地阳绿翡翠项链!”这种最好的翡翠,怎么可能出现在地摊上?而且被人捷足先登?孙耀武的内心狂跳起来,两眼冒着绿芒,死死的盯住项链,就连呼吸都几乎停顿了。但愿这人的价格谈不成,自己直接拿下。按照古玩界的规矩,在别人讲价的时候,自己是不能插嘴的,如果自己插嘴,那就坏了规矩,叫截局,会被人耻笑的。但这串翡翠的价值太高了,自己是谁?龙海市最大古玩店——雅轩斋的老板,文化街的最大股东之一,恒信珠宝集团的总经理。谁敢笑话自己?老子打断他的狗腿。孙耀武决定截局。摊主一看到这位年轻人,又把那串没人要的玻璃项链拿出来,内心不由得暗喜,那块仿古玉和这串玻璃项链,自己就花了不到100块钱,在交流会串的货,如果能卖到600,自己就赚了500块,嘿嘿,发财了。“嘿嘿,年轻人,你真有眼力,这一串老玻璃项链,我可花了500块钱买来的,既然你喜欢,交个朋友,原价给你,两样1000块钱,少一分都不行,你要是认为可以,就成交。”欧阳志远不是贪心的人,他知道,这串项链的价值,已经不能用六位数来衡量了,就没有再给摊主讲价。“好,成交!这是1000元!”欧阳志远点了1000元,递给那个地摊老板。这时候,孙耀武已经来到欧阳志远的身后,一把抓住那串翡翠项链。

翡翠项链刚一入手,一股温润冰凉的感觉,顺着掌心,直透孙耀武的骨髓,让孙耀武的全身,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本来及其燥热的感觉,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身极其的舒服。果然是好东西!翡翠中的极品呀。“老板,这串项链我要了,我出两千!”孙耀武一声冷哼,20张红色的钞票,扔到了摊主的红布上。欧阳志远和地摊老板已经成交了,况且,一千块钱已经到了老板手里,孙耀武竟然用钱砸人,这家伙真不是好东西。欧阳志远刚把钱点给地摊老板,猛然听到身后极其霸道的声音传来,身后猛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那串项链,缩了回去。欧阳志远不由得一声冷哼,这是哪个王八蛋,竟然坏规矩,想截局?欧阳志远最愤恨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坏规矩的王八蛋。自己已经成交,这家伙竟然还扔出来2000元,这不是用钱砸人吗?好,你不是有钱吗?老子就让你多花钱看病。欧阳志远根本不看那人,猛地伸出手指,一指点在孙耀武还没来得极缩回去的手腕上,并一把夺过项链,拿在掌中。孙耀武正在高兴自己抢过来这串价值百万的项链,猛然感到,自己的手腕,如同被钢针狠狠的扎了一下,剧烈疼痛,半个身子一阵麻木,手中的项链被人一把夺了去。“买东西,总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吧,你想坏规矩截局?”欧阳志远面色一冷,盯着孙耀武,晃着手中的那串项链,一脸鄙视的看着孙耀武。孙耀武一看自己手里的东西,竟然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抢走,而且还打伤了自己的手腕,那张胖乎乎的猪脸顿时变得及其狰狞,不由得暴跳如雷,两眼透出丝丝寒芒,一字一句的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我孙耀武手里抢东西,你是找死!立刻把项链还给我,否则,我让人弄死你!”这时候,跟在孙耀武身后的两个手下壮汉,一左一右的逼了过来,同时,孙耀武另外的六七个打手,也快速的跑来。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看到孙耀武的人来了,顿时吓得四处逃散。孙耀武,龙海市恒信珠宝集团总经理,龙海文化街的最大股东之一,在文化街有分店,叫雅轩斋。孙耀武为人极其嚣张狠毒,有很硬的后台背景,在文化一条街,无人敢惹。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人竟然这样嚣张,竟然要弄死自己,不由得冷哼道:“你是什么东西?明明是你抢我的东西,我们已经谈好了价钱,交了钱了,是你慢了一步。”“把项链给我!”孙耀武看到,自己的手下都已经来到,双目中露出浓烈的杀气。“你是个什么狗东西,也敢抢我的项链?找死吗?”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骂着孙耀武。“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我们恒信集团的孙总经理,小子,乖乖的把那串翡翠还给我们经理。”一个狗腿子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对着欧阳志远破口大骂。“孙耀武?”一直生活在文化街的欧阳志远,知道这家伙的恶名,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看到了这个王八蛋。“嘿嘿,不错,我就是孙耀武,小子,马上把项链还我,再趴在地上,给我叩八个响头,老子就饶了你,否则,嘿嘿,今天就弄死你!”孙耀武的语气极其的嚣张恶毒。欧阳志远一听孙耀武的话,一声冷哼道:“孙耀武,别人怕你,我不怕你,项链是我的,想要的话,你要问问他答应吗?”欧阳志远晃了晃自己的拳头,猛然一拳打在孙耀武的脸上。“碰!”鲜血四溅!孙耀武惨叫着,飞了出去。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这么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说打就打,丝毫不拖泥带水。“狗日的,你找死!竟敢打人。”那个辱骂欧阳志远的打手,顿时暴跳如雷,恶狠狠的一拳砸向欧阳志远,另外一个打手,手里多出一根钢管,猛然砸向欧阳的后脑。天哪,这些打手还要脸吗?竟然两个人一起殴打这个年轻人,年轻人就怕要吃亏。远处看热闹的人们,顿时都为这个年轻人担心,一个破玻璃项链,争个啥?“拍!”欧阳志远没等孙耀武那个手下的拳头打到,一掌扇在他的脸上,把那家打的晕头转向,眼冒金花,打着旋,栽倒在地。欧阳飞起一脚,踢在身后另一个打手的腹部,这个家伙,哇的一声惨叫,翻滚着飞了出去。“噗!”倒在地上的那个狗东西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手这样好,只觉得这一掌,劈飞了自己半个脑袋,张嘴吐出几颗带血的槽牙。“你他妈逼,你竟敢打人,老子废了你!大伙一起上!”那个打手在地上爬起来,咆哮着大叫着,和另外几个打手,嗷嗷叫着,扑了过来。刚才卖这串项链的摊主,一看两人为了这串玻璃项链,打了起来,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心道,这两个人,竟然为了一串玻璃项链打起来,真是两个傻瓜。心里顿时后悔的要命,自己要价低了,唉,这个有钱人干嘛不早来,早来一会,自己不就会多卖1000块钱吗。欧阳志远在三岁的时候,就跟父亲练武,五行拳练得炉火纯青,一身武艺早已没有对手。“哼,我最恨你们这些欺软怕硬的人渣,老子就是不给,你们又能怎么样?老子今天就教训你们这些狗!”“砰砰砰!”欧阳志远几拳几脚,连续把这几个打手放倒在地。七八个大手惨叫着,在地上打着滚。打的好!打死这些人渣!平时这些打手,跟着孙耀武欺行霸市,强买强卖,而且他手下还有一批专门盗窃分子,专门盗窃前来摆地摊的商贩,早已惹起公愤,今天看到这些人渣被打的屁滚尿流,不由得叫起好来。倒在地上的孙耀武,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极其阴沉,自己竟然被人家一拳放倒,六七名手下,竟然被这家伙打的倒地不起,不由得暗暗心惊,知道今天自己碰到了高手。这个家伙是谁?眼力和身手这么厉害,以前怎么没见过?嘿嘿,王八蛋,我不管你是谁,敢和老子抢东西,而且还打自己的手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老子后面有人,你再高的身手,你不怕枪吗?孙耀武连忙站起身来,快速的拨打一个电话。